道思作颂

【己亥!卯正】鲔

巳酉年最后一个红沙日,他再次来到豫章郊外。


一如数年之前血月如勾的那夜,雾霭重障掩埋凄厉鹤唳,肃肃风声掠过枯树荒草,素麻单袍的剑客立于江边,手中长剑泛起绯色寒光,锋利的刃身遍布干涸的乌血,本应污秽的痕迹经过月辉的涤洗,竟透出一丝诡异的高洁。


相同的颜色抹在生者素白衣领一角,似朱色帛丝盘曲缠绕,无意间密匝出鲜为人知的图腾纹饰,飞扬的针脚似蛛网向四周漫布,凤凰羽翼从火焰深处振翅而起。


剑锋斩落之下,是另一位手无寸铁的青年,他面色苍白,胸前蓬开一束血花,衣衫斑驳早已看不出最初的色泽。


冷暗江水咆哮着包围众人,无形的热潮汹涌如浪,...

【莎蓝无差/黑虹】似是故人来(下)

(要素过多,智慧与美貌属于他们,OOC属于渣渣颂)

(欢迎捉虫)

(悄咪咪艾特阿绳 @Wire

另一边,钟离坐地铁抵达全市最大的小动物救助中心,履行每周两次的义工活动。

这个中心实际上属于某个医学院的动物医学系,不仅有救助流浪小动物,也给家养宠物看病,平时人流量很大。

钟离刚和导诊小姐姐打完招呼,突然从店里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对方穿着一身黑色风衣,左手拖着旅行箱,右手拽着牵引绳,绳子那头是一只硕大无比的阿拉斯加,狗子毛皮油光水滑,额纹鲜亮,四只爪子捏得紧紧的和猫爪一样,品相非常好。

狗主人着急赶路,狗子想走慢点和身边擦腿而过其他狗子打招呼,主人却一点也也顾及它的心情,狗子愤...

【莎蓝无差/黑虹】似是故人来(上)

校园梗,爽文流,没逻辑,OOC属于渣渣颂

归档君

钟离(莎莉)蓝若(宫主)陆子虹(虹猫)
 君墨(少主)谢长青(护法)刘怀安(居士)

脑洞来自小神仙阿绳,嘿嘿 @Wire 

钟离最近心情很不爽,导师带着师兄弟们去了日巷,只把她一个人丢在学校写稿子,还美其名曰女孩子家家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。

开玩笑啊!姐当年拳打南山挺尸队,脚踢北海混混团,顺带把淹没在蟑螂堆里的师兄一脚踹出生天,可以说就师兄那小胳膊小腿,她一个能打十个,打完后气都不带喘。

身高一米八,体重一百五的师兄默默转身,面对墙壁悼念他所剩无几的男性自尊心。

无奈导师心意已决,磐石不可转,没等她反应...

【黑跳虹】闲事偶记•其三(03)

闲事偶记系列暂时告一段落~之后再动这个系列得更完楚风之后了~

上文可以在合集里边点开

下一次打算更楚风或者蓝莎/莎蓝短篇嘿嘿嘿(º﹃º )

↓正文↓

陆白出了山庄,定下大概的方向,策马往青龙山狂奔。

约莫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,天边夕阳如火,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平原好似铺了开满地的金箔。

日影将暮,陆白驻马思索,似乎日落前赶到青龙山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,必须就近找个可以过夜的地方。比如某个山洞、背风的坡、较深的垄,或者干净的空地都可以,但得在水源旁边,能方便沐洗和饮马。

他并不熟悉宁源附近的山川地形和人文风貌,这里虽是名义上晋室控制的区域,但充斥着流民和游食...

【黑虹/全员向】中秋月

本来是中秋的贺文,因为九月实在太忙,直到国庆还在加班,一天都没有休息,无奈拖到了昨晚【叹气,哪知道昨晚又一直被屏蔽,今天电脑端试了很多次也不行,最后只能分段排除,终于找到了……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那四个字有什么问题。

归档君

最初的点子来自阿绳 @Wire  ,神仙绳敲棒的呜呜呜【挥舞我的荧光棒


武陵七剑的中秋,并不总是每年一起过,但论武陵源里最佳的赏月去处,自然首推玉蟾宫。


今年情况特殊,大家都没有外出游历,玉蟾宫主思索片刻,托小六和小二告诉其他五剑,请他们来玉蟾宫食馔饮酒。


众人接到信后飞快打点好包袱,第...

【青光中心】浮艳歌

大概是提前的中秋贺文

《我本江湖一闲人》合志参本,穿越AU

锅给狗子背,惨还是猴子惨

谢珏 字长青(跳跳)

陆白 字子虹(虹猫)

李鲲 字秋雨(逗逗)

刘祈 字怀安(达达)

归档君

↓正文↓

日月行天的最后几年,天下大乱。

北方一场瘟疫席卷而过,沿途收割了百万人头。十人之中有五人二死一残两逃乡,可怖的死相不知骇煞多少人的胆。

疫后接大旱,旱后又蝗灾。半年凋敝,中原十室九空,死人都来不及下葬,白白便宜满地鸦犬。

北旱南涝,大水大疫。

湖广诸省近乎绝收,满目房舍倾倒,人泡在齐腰高的污水中,水里有奇怪的小虫子咬开人泡肿的腿肚,一点点钻...

【黑虹】有所思

神仙阿绳点的游湖梗,最初脑子里下意识划过“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”这句,后来又想到另一句更常见的:“唯你是青山”

细来想着都很合适,不知道怎么取舍就干脆融在一起。

忍不住再次嚎叫,阿绳真是神仙本仙,抱起来疯狂转圈圈(bushi@Wire 


归档君


自江夏入汉水,扬子江在此分流,两江之间,是昔日浩荡九百里的云梦大泽,如今泽之不存,只余广袤平原上的千顷良田沃野。

君墨于夏口弃马换舟,溯扬子江而上,经巴陵,泛波涛向南,三日后抵洞庭湖山。

自古荆湘鱼米富饶,养育泽国无数生民。

当他抵达的首夜,羽翼赤绯的灵鸽带来信迅,熟悉的笔墨邀请往君山一游。

时已入秋,蜃气将...

最近在重读一些笔记,大抵循着寄奴的行军路线推测水道的走向,再对照水经注里的一些记载,不得不感慨北府军当年的战斗意志真的很坚韧,不论是由淮入黄,还是克复长安,将领和士兵的进攻意识都是积极而强烈的。

可能是东晋灭吴之战后中原正统政权难得一见的振奋时刻了吧,士族的权利即将被回拢到中央手中,以新兴武人集团为代表的势力掌握权柄……不知道桓公若在世又该作何感想……可惜元嘉草草,有时候还是有点意不平的,北伐的高光,竟止于此了。

【黑跳虹】闲事偶记·其三(02)

黑虹继续,跳虹/虹跳未满(噗),虽然这更里看不出啥cp来,01可以点合集看,大概下一更完结吧。

闲事偶记的二和三都是楚风的正文番外,三里涉及的梗比二更沉重,行文会生涩些,辛苦大家费眼睛QwQ

分割那个箭头↓


上文01


江淮地区极大,除却宁源外,另有许多晋人坞壁分散其中,亦有江湖人聚集。譬如距离宁源不远处的南漳,便是江湖名家南漳庞氏所在地。

南漳庞氏此代家主名潼,字水重,现年逾四十,生的方脸阔额,高眉怒目,兼之武艺高强,惯使一对家传双锏。少时行走江湖急公好义,广结四方英豪。归家后娶世交尹氏女为妻,夫妻恩爱。

长子出生时正值中原烽火之际,庞潼父兄战死前线,他独力支撑起全族,并统...

【黑虹】茶色

尝试一下用日系风开一个(绳结)假车

脑洞来自某一张图

图没有拿到授权对不起

大概大家凑合一下脑补吧——

还是黑虹——客人是我们可爱的帅猴同学

呜呜好想勾搭画手太太画出来,我太渣了笔力完全描述不出“巧室春光艳,朱缕青丝缠”这种若即若离,若隐若现的暧昧感,螺旋爆哭

分割那个箭头↓

那个人微笑着帮他把衣服一件件穿戴齐整,如同对待珍贵的漆器,每一次展开与合拢都小心翼翼。

等穿好最外层的月白小袖,他又拿出一断朱红长绳。

拇指粗的绳线足够牢固,如同正在吞吐红信的毒蛇,沿着袖底的弧度蜿蜒而上。绕过肩膀,爬过锁骨,从劲瘦腰线的另一端探出头。

毒蛇趁青年稍不注意,突然一下子收紧了宽大的身体,...

受命不迁兮南国之土

关注的博客